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红与黑小说网 > 玄幻 > 天殇之弈命横刃 > 第一卷 寒锋起,乱世变 第0114章 肺腑之言

张腾眨眨眼问道:“真的?你说话算话,不骗我?”

晴樱一脸仔细说道:“真的。姐姐说话算话,不骗你。”

张腾心里偷笑,又说道:“我娘说越美丽的女孩子,越会骗人。要是你看了不认账怎样办?”

“不会,我要是不认账,罚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哼,空口无凭,我不信。”

“哎,你个小坏蛋,你怎样才肯置信我?”

“嗯……你亲我一口?”张腾说道,“给我盖个章,算作诚意,日后你若是赖账,我便告诉别人,你欺负了我,还不担任!”

“亲一口?”晴樱惊讶地道,她狐疑地看着张腾,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装的。

显然,张腾演技一流。

为了装得更像一些,他甚至从额头上逼出一些汗水来,在晴樱眼中越发显得疼痛难受,让她越发担心与焦急。

张腾口里嗟叹道:“哎哟,好痛啊,不知道我是不是要死了,那西蛮胡子一刀砍在我心口附近,一路上我草草包扎处理一下,大概赶路太急,让伤口变言重了。”

“好,亲一口就亲一口!”晴樱也顾不得多想,又急又羞,一咬牙说道,“你个小坏痞子,你如今还不能死,若是真死了我可怎样办?”

说完,她就要向张腾的脸蛋亲去。

张腾将脸一偏,避开了晴樱的香唇,憋着笑意说道:“算了,不用你亲了,我觉得如今伤口不是那么痛了,一会儿随意去敷点药就行。咳,你这么笨,要真是讨回家当老婆,日后生的孩子也傻乎乎放,这可怎样办?”

“张腾,你个坏痞子,你根本就没受伤吧?”晴樱又羞又恼,生气地道,“你个大骗子!亏我那么置信你,你竟然骗我,我当前再也不理你了。你……你给我去死吧!”

她站起身子,抬腿向张腾一脚踹去,张腾一手抓住她的小脚,口里说道:“我没骗你,我真受伤了。”

晴樱怒道:“哪里伤了?你不断在骗人。”

张腾指指胸口,说道:“这里受伤了。”

晴樱俏脸一红,说道:“哼,那儿怎样伤的?”

张腾悄然地将她的脚放下,说道:“被这朝廷伤着了。”

晴樱一怔,不解问道:“朝廷怎样伤着你了?”

张腾对晴樱说道:“你可知我见到霍长辈的时分,他是怎样一副容貌?”

晴樱眉头微蹙,问道:“他是怎样一副容貌?”

张腾叹了一口气,将霍临青的状况跟她说了一下,晴樱听完之后,默不作声。

“虽说他是本人选择那种生活,但你们组织总得派有些人来看看他。”张腾说道,“他老人家为国家付出那么多,老来无依无靠,让人看了很心痛。朝廷不能让这些守卫国家的老英雄流血又流泪,还有这几天我也看了一下里面的县镇,正应了那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虽然武者很厉害,但是若不能保家卫国,守护百姓,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只只吸血蚂蟥而已。唉,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说这些话的,它们与你有关,这全是当权者的错误。”

晴樱摇摇头,说道:“你不用说对不起,这也是实情,朝廷的确有负像霍林青这样的老英雄,也对不住云夏的百姓。”

这时,张腾又说道:“晴樱,你能不能别做这朝廷密使了?”

晴樱疑惑地看着他,问道:“为何?”

张腾走到她面前,悄然地整理一下她有些凌乱的秀发,晴樱不由俏脸一红,低下头来。

只听得张腾说道:“太风险了,你又这么不机灵,一个人女孩家容易出事。我不想你这么一个看着养眼的朋友,有一天为这么一个朝廷与世长辞。”

晴樱小声地说道:“假如我也不去替朝廷做事,那偌大的云夏谁来守护呢?”

张腾反问道:“那谁来守护你呢?他日你也像霍长辈普通,为朝廷贡献了大半生,到老却孑然一身,无依无靠,你会如何?”

晴樱红着脸说道:“我不会像他那样的,等过些时分云夏朝局宁静一些,我便……我便加入组织,寻一良人嫁了,生儿育女……”

张腾看着她,淡淡地说道:“那些上战场的士卒都是这么想的,等战事停了,解甲归田,娶妻生子,做一个富家翁,含饴弄孙,保养天年……可惜,总是适得其反,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晴樱喃喃地念着这两句话,怔怔地看着张腾,眼中充满了疑惑与猎奇。

张腾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不是,张腾,我越来越看不透你。”晴樱说道,“你这些话是从哪儿听来的?”

“不记得了。”张腾摇摇头,继续说道“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伤好当前,应该好好看看这个朝廷。看看它,到底值不值你战役,值不值你去牺牲,你所做的一切,能不能让周围的人感到幸福。”

晴樱看着他,很是惊奇,好像刚刚看法他普通。问道:“张腾,这是你本人的想法吗?我从未听人这样说过。这几天,你好像变了许多,似乎有点儿长大了。”

张腾默然不语。

回绥宁时,他一路顺利,并没遇见什么别的不测。不过,他从平阳镇经过之时,发现镇上竟然空无一人,彻底成了一个死镇。

后来,他听别镇的人说,先是西蛮胡骑屠戮了镇上的大部分百姓。而西蛮胡骑撤离之后,幸存的一些百姓刚回来,却又被管辖这地区的县令长逮捕。

他们全部被县令长问罪斩首,罪名是他们可能出卖情报,里通外族,导致云夏士卒中了埋伏。

这一切被县令长拿去做政绩,他向朝廷上报的时分,说平阳镇的幸存百姓其实是土匪匪徒,他们不只出卖情报里通外族,还打家劫舍,危害乡里。

当然,被西蛮胡骑围困的卫姓统领,听到此事,站出来亲口否认平阳百姓出卖情报,且说平阳百姓是被冤枉的。

出卖情报,串通西蛮胡骑的人,是胜安县一个大家族的官宦子弟。他要求朝廷清查此事,依法惩治那官宦子弟与那胜安县令长,还平阳镇百姓一个洁白。

可惜朝廷并没理会卫姓统领的言语,仅仅是对那胜安县令长不痛不痒地警告一番,但并没清查他的罪责。至于那大家族的官宦子弟,朝廷更是没有一丝清查问责的意思,任对方稳坐高位,丝毫无损。

倒是那仗义执言的卫姓统领,因带兵不利,被朝廷以领兵愚钝,救援不力,导致平阳镇的百姓罹难的罪名,对他进行了贬黜,剥夺了他的兵权,复职查办。

那卫姓统领,应该就是当日被西蛮胡骑埋伏的青年了。张腾与对方有一面之缘,得知对方这样的遭遇,心中对云夏朝廷多了几分鄙夷与不屑。

三月中旬,云夏兵灾不断,百姓流离失所。

但是,胜安县与新安县的那些豪门大族,照旧横行霸道,鱼肉乡民,照旧酒池肉林,夜夜笙歌,糜烂不堪……

这些,张腾一路上都有看到,听到,遇到。

回到绥宁之后,张腾发现,他才离开六天镇上的人口就比以往多了几倍,从旁人讯问得知,他们都是来自云夏各地的流民乞丐,因躲避天灾天灾,不断向人烟稀少之地迁移……

明明前阵子云夏的境况有所好转,为何这么快又变成这般容貌?带着这样的疑问,张腾与那些流民乞丐做了一番交谈。

他从那些流民口中得知,云夏王族内斗,西蛮胡人联合周边的几个国家入侵云夏,云夏诸多城池连连沦陷,不得不割地赔款,还送了西蛮大量许多财宝美女。

甚至还被迫将公主嫁出去与西蛮和亲,与西蛮结为秦晋之好,以求得以苟延残喘。

和亲?张腾听到这个音讯的时分,一阵惊诧。

竟然是和亲?

张腾似乎想起了往昔的华夏。每当国家孱弱之时,那能干的朝廷往往以和亲的方式向异族低头,获得一时喘息之机。

当然,华夏历朝历代,除了那个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大明,几乎一切的朝代都曾采取如此屈辱的方式求和。

张腾长于华夏古代,历史课上,他每每回首屈辱百年,都愤慨不已。

至于那几乎贯穿华夏文明历史上的一次次和亲,更是让他对当权者感恩戴德,恨之入骨。泱泱大国,竟然用一个懦弱的女子维系国运,让人愤慨无比,难堪之至。

张腾看不起那样的朝廷,更看不起这样无私自利,冷漠无情的的一群当权者。想着想着,张腾忽然摇摇头,一笑置之。

眼下他实力微弱,即便见到此等事情,又能如何?

世上无烦恼,庸人自扰之。

如今他不该有这个闲心,去忧国忧民,烦恼国家大事。且不说这不是他的世界,即便是他的世界,也轮不到他指点江山。

于是,张腾开口对晴樱说道:“不说这些,我们先回屋子里。”

“嗯,好。”

晴樱点点头,她放下木盆,跟张腾进了屋。

到了屋内,张腾让晴樱坐下,开门见山对她道:“晴樱,我才习武两年多,没有徒弟教授,很多方面的知识我不懂。你比我修为高,武学知识丰富,我能不能向你讨教一下武学方面的东西?一个月后就是武院招生了,我想参加那个比武大会,想能取到一个好名次,借机到云京见识见识。我想到那亲眼看看,这云夏王朝到底是如何一个容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