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红与黑小说网 > 历史 > 三国之西凉鄙夫 > 第二七一章、兵伏汉中

三国之西凉鄙夫 第二七一章、兵伏汉中

作者:光阴默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11-28 18:14:47 来源:斋书苑

申家,是聚居在上庸与西城之间的豪族。

由于宗祠和户籍皆落在上庸县,因此被称为上庸申家。当代话事人是申耽、申仪两兄弟。

拜当年杜畿的举荐,申家帮忙华雄将战马销往荆州,从中获利颇丰。在汉中郡东部民生凋敝的山区,身家丰厚了,也意味着实力会急剧膨胀。

比如那些受温饱所迫的黔首山民,会自动过来充当佃户或私兵。

而这点,也有形中滋长了申氏兄弟想往上爬的心思。

穷而思富,富而思贵嘛。

生活总得有点追求。

一开始,申氏兄弟是重金延请饱学之士,前来族内教育后辈子弟,指望着培养出几个允文允武的族人,当前被官府征辟出仕,用几代人的努力让上庸申氏成为士人之家。

但是慢慢地,他们就发现,这条路似乎赶不上时代的变化了。

黄巾之乱死灰复燃,东南羌乱方兴未艾,举大汉遍地烽火。但就是在这个时节上,大汉天子竟然新旧交替,让董卓入主雒阳,关东诸侯群起讨之。动乱之下,催生有数流寇与草头王,演出着你唱罢我登台。

申氏兄弟忽然觉得,昔日的大汉,曾经不再熟习。

也后知后觉的发现,想走传统的经书传家道路,想以培养后嗣才学登上仕途光耀门楣,曾经来不及了。

无他,在乱世之中,无权无势而又家资丰厚者,无异于被人垂涎三尺的待宰羔羊!

申氏兄弟担忧,有才学的后辈还没培养出来,申家就先被乱兵给灭了。

虽然说,申家是当地豪族,在上庸境内无人胆敢欺毁,但耕地匮乏的上庸县能积累出多少实力来?远的不说,单凭南阳郡随意一个县的郡兵,就能将申家给平了!

带着这样的担忧,申氏兄弟素日里没少揣摩,如何依靠上势力者,来个大树底下好乘凉。

其实也没什么纠结的,选择无非就是这么几个。

其一,是应上庸或者西城官府的征辟,成为县主薄或者游缴什么的。

这个选择,申氏兄弟直接略过。

申家在当地的话语权,本来堪比县长!

何必去当个小吏?

其二,则是组织私兵,前往汉中治所南郑,投于太守苏固的麾下。

以世俗的常理而断,苏固会给申家一个类似于郡将、县尉之类的官职。

但这样的做法,代价也很大。

苏固不会让他们留在上庸,继续坐大的!

而且带过去的那些私兵,都会被打散重新整编,不再是申家的部曲。

相当于申家和苏固互取所需的买卖。

申家付出私兵换来了一个官位;而苏固扔出一个官职,减少了地方豪族坐大催生动乱的要素。

不过,当今世理就是这样,谁都不能空手套白狼,名利双收。

申氏兄弟中幼者申仪,就比较倾向于这种。

他觉得苏固在郡内任职多年,根基波动,且素有仁义之名,在这样的太守麾下出仕,对申家将来没有危害。

另一个理由,则是申家毕竟在苏固的治下。

生杀予夺,都在苏固善恶之间。

也是以这个理由,劝止了长兄申耽的提议。

恩,申耽的提议,是他们的第三个选择:投靠华雄麾下!

申耽觉得,申家为华雄运营战马数年,单方关系不断都很和睦。而且数年的接触,也能看出华雄不是那种自持身份、仗势欺人的官僚。

假如带着私兵投靠过去,绝对会被善待。

说不定,还能随征疆场搏出个光耀门楣的爵位来。

不过,也正如申仪所担心的,投靠华雄有一点不好:上庸县离华雄驻军的武都太远了!

万一申家有什么事,手握重兵的华雄也鞭长莫及无法顾全。

两兄弟各持己见,谁都没有压服谁,让事情就这样拖而不决。

但如今,他们觉得不决是不行了。

先报私怨杀荆州刺史、后托词粮秣斩南阳太守的孙坚,竟然来了上庸!

还直奔申家而来!

虽然说,孙坚是带着好心而来,请他们代为联系华雄的。

但是孙坚的登门,也给申氏兄弟提了个醒:一切人都在积累实力以应对烽火连绵的现状,申家若是不断犹疑,将来难免沦为被宰杀的一方。

毕竟烽火连绵里,不站队,就等于敌对。

那些手握重兵的诸侯们,不管是出于以田亩财货犒赏麾下,还是搜刮钱粮物资养兵卒的考虑,都要对一些豪弱小户强取豪夺。

谁让如今这世道,田亩与财富都积累在豪强手里呢?

况且,烽火都烧到南阳了,上庸还是苟全之地、安乐之壤吗?

申氏兄弟再次关起门来,细细商议一番后,终于做出了决定:投入华雄麾下。

利弊权衡了很多,比如华雄手中的兵权比汉中郡更强,权利范围比太守苏固更大。

而一锤定音的理由,则是舍不得战马买卖的利润。

他们若是投了太守苏固,华雄是不会再将战马买卖拜托给他们了。

出于避嫌的考虑。

就算华雄不介意,苏固也绝对会制止。

明明是本人的麾下,却帮别人做事,苏固要是不介意才怪了!

因此,当华雄送走孙坚后,申家便以申耽出面,凑上前来,想将投靠之意托出。

巧的是,华雄也正好寻他。

“咦?是义举啊,我正想去寻你!”

华雄哈哈大笑,伸手去拍了拍申耽的后背,“义举家中久居上庸,想必对此山川地貌都熟稔于胸,我有个事还想请义举帮忙一二。”

嗯?

有事让我申家帮忙?

申耽闻言,心中悄然诧然,口中却是不慢,“将军对我申家多有提携,何出帮忙之言?有事还请将军虽然吩咐,耽一定尽力而为!”

“哈,那就先谢过义举高义了!”

华雄先谢过,挥手让部曲们和闲杂下人离得远些,然后探过脑袋来,压低了声响说道:“我想请义举帮忙寻一可容千余人的隐秘之处。恩,就算是官府与山民都无法寻到的那种。”

这个话语一落,申耽心中就大惊。

出身豪族的他,最基础的见识还是有的。

自然也瞬息间明白了,华雄的弦外之音:让申家帮忙打掩护,让他华雄驻守千余兵卒在上庸或西城!

偷偷驻军在此地,难道华雄打算谋取汉中郡吗?

申耽心中大惊完了,旋即又大喜。

的确是喜悦。

一方面,是华雄将如此机密之事拜托于申家,阐明华雄对申家的绝对信任。

另一方面,则是华雄的出格举动,正好与他申家的顾虑不谋而合:华雄驻军在上庸、西城一带,也能为申家提供了安全保障。

“回将军,有!”

带着兴奋,申耽也压低了声响快速回道。

然后矮下身子,用手指在地上画出大略的地形,“将军请看,这是介于上庸与西城县之间的山坳,可容下两三千人驻扎。也是我申家建筑的两座坞堡之一,日常有僮客下人巡视周边,不让闲杂人等靠近,非常隐蔽。”

呃........

我就让你寻个荒郊野岭,你怎样将自家坞堡给扔出来了?

华雄听完,有些哑然。

心里踌躇了一下,就悄然谓之,“义举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此事属于机密,恕我如今无法说透。恩,就是此事有些.....有些不合常理,我不想连累你申家也遭到牵连。你还是再指一处地方吧,只需人烟罕至就行。”

却不想,华雄一番好意劝说,却让申耽面有愤慨之色。

“将军何出此言邪?我申家受将军恩惠,在主事战马买卖之事中获利颇丰,早就想力所能及的报答将军一二!区区一座坞堡,有何不舍之理?再者,将军忠贞之名天下皆知,行事自有理由,耽又有何担忧受牵连耳?”

好嘛,华雄再度哑然。

不是感激,而是觉得有些无法。

由于这种先扔出义正言辞的作态和死命攀扯关系的话语,然后再谋求互助互利,就是他惯用的伎俩。

没想到今日,竟然被申耽用在了本人身上。

“咳咳......”

悄然的干咳,华雄清了清嗓子,语气悠悠,“义举家中为我运营战马买卖数年,也是我不可短少的助力,有何话语不妨直说。”

嗯?

被看穿了?

申耽闻言就愣了下。

但也不尴尬,干笑了几声后,也终于直抒己见的,将想挑选家中两三百私兵投靠华雄麾下的意图,全都托出来。

待说完了,就屏着呼吸,静候华雄的回复。

而那华雄呢,却是低眉垂眼,捏着胡须堕入了久久的沉吟。

就连入冬后的山风,都觉得等待过于漫长,用力扯起两人的衣角与发丝。

“将军能否有难言之处乎?”

慢慢的,申耽也受不了等待的寂静了,直接出声说到,“我方才只是随口提议,事情可协与否都无所谓,将军不必......”

好吧,他是以为华雄不想将申家纳入麾下,正是在思虑着如何拒绝呢!

就很善解人意的先出声发出提议。

但他话语还没收完,就被华雄打断了。

“义举误解了。”

摆了摆手,华雄显露很和煦的愁容,“义举若是率众来投,我正求之不得呢!哪会有不允之理?方才的沉默,只是由于有义举的相助,让我原来的计划大有裨益,正思虑如何重新调度耳!”

是的,华雄谋取汉中郡的计划,曾经正式提上了日程。

前来上庸与孙坚会面,不过是借故遮人耳目罢了。

由于他还让原先驻扎在玉带河沿岸的甘宁部,假装成为押运战马的商队,分出三个批次,陆续赶来上庸!

这也是华雄让申耽寻一处隐秘之地的缘由。

在本来的计划里,华雄是打算先将一部兵马,埋伏在汉中郡东部山区,静候刘焉与苏固相攻的机遇。

之所以这么安排,是为了万无一失。

刘焉不派兵攻打苏固,华雄就没有讨逆的大义进入汉中郡。

但在本来的历史轨迹里,苏固不堪一击,直接就溃败被杀了。

华雄担心届时得到音讯太晚,来不及趁乱通行险要的阳平关隘。

不管怎样说,历史上的张鲁是割据一方数十年的人。

绝非等闲的庸碌之辈!

假如他一举攻杀了苏固,出于万无一失的考虑,也绝对会在第一工夫派遣兵卒来扼守阳平关隘,将华雄有可能出兵干涉的潜在要挟给扼杀了。

但让甘宁率兵先行埋伏进来,就能避免这种可能。

而且,华雄还将出身褒中县大户、熟谙汉中郡地形的杨昂,也暂调任给甘宁当副手,届时好为甘宁引路。

至于甘宁率军到了上庸,粮秣补给等成绩,也考虑到了。

让他假装成为商队,驱逐近千匹战马来上庸,就是打算让申家带去荆州襄阳郡交换粮秣的。

由于武当山脉隔断的关系,从汉中入荆州分为两条路。

沿着武当山脉北麓而行,是进入南阳郡。

这条道路,就是申家之前贩卖战马的路线,次要卖给南阳帝乡的勋贵之家。

而沿着武当山脉南麓而行,途径上庸、房陵两县的道路,是被称为大巴山北道,直接进入荆州襄阳郡。

襄阳郡,如今对战马的需求很大。

刘表被朝廷绶职单骑入荆,寻得了南郡豪族蒯越、襄阳豪族蔡瑁等人的相助,只用了数个月的工夫,就将乱象顿生的荆南之地整治得七七八八。就连权利最大得、拥兵据守荆北的襄阳城江夏贼张虎和陈坐,都被蒯越和庞季都劝说投诚了。

肃清贼寇后,自然就是修缮甲兵,训练兵卒巩固成果。

华雄置信只需派人去襄阳接触刘表,商议战马买卖粮秣之事,他是不会拒绝的。

如此一来,就处理了甘宁部补给的成绩。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加入阅读模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